欢迎来到E书包,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eshu.cc

E书包 > 女生同人 > 闺女闹皇宫 > 第10章(1)

第10章(1)

    原本躲在后头偷听的几个姑娘,最后走得只剩下陆厚朴一个。

    她真的没有想过,这些日子派人找她的真的是他,可当初不是说好了,就此别过了吗?

    他刚刚说的话,她也听见了,甚至瞬间有了些许动摇。

    他都许下后宫除了皇后以外,除了她不再有别人的承诺,那么她如果也真心地把他放在心上,是不是也该退让一步?

    可这样的想法不过瞬间就让她给打了回票,她知道,其它的事情或许都可以退让,可是只有这种事,她没办法妥协。

    她娘一辈子从来没提过要帮爹纳妾的事,虽说她爹自个儿就不想要其它的女人,可是她娘宁可被人骂善妒,也不曾提过。

    她只记得有一回,她娘被宗族里的爷爷骂她不知变通,存心要让他们这一房绝后,可是她娘只是硬气的不回应,扭头就带着她走。

    回去的路上,娘的眼眶红红的,只说了一句话,而那一句话,这些日子以来,常在她的脑中回荡。

    “有些事,永远也不能退第一步,退了第一步,那后面就只能节节败退。”

    就在这时,陆厚朴和厉穆禛对上了视线,但她迟迟没有挪动脚步,他定定地看着她,然后缓步走向她。

    在距离她三步的时候,他还想再往前走,她却已经往后退了一步。

    厉穆禛不愿她再躲,他几个大步来到她面前,看着有一段日子没见的她,轻叹了口气:“瘦了。”

    他手想要轻抚她的脸颊,却被她侧着避开,他的手就那么尴尬的悬在半空中,两人的视线也在空中再次交会。

    “皇上,民女以为我们之前在宫中已经说好了。”能够再次见到他,她不是不高兴,可是当她想起他来的目的,她的心情又忍不住复杂了起来。

    “朕从来没有答应。”厉穆禛视着她,像是怎么都看不够。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他有一天会对一个姑娘念念不忘,他肯定会嗤之以鼻,可是当这一日真的到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越是不提思念,反而越是想念。

    陆厚朴抿着唇看着他,对于他这样耍无赖有些无言,可是对上他即使已经简略梳洗过,却还是显得沧桑疲惫的脸,她终究感到有些不忍。

    “皇上还是回去吧,皇上刚刚说的民女都听到了,可是民女的答案依旧一样。”她一边说着,一边紧紧攥住自己的手,圆圆的指甲深压在掌心之中,就怕会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

    “难道朕都做到如此地步了,还是无法打动你吗?”难道真要逼他用下旨这最后一步,才能够达成所愿吗?

    陆厚朴望着他,向来单纯灵气的眼神,头一回显现出超乎年纪的成熟漠然。

    “皇上,皇后即是正妻,民女今日即使身为贵妃,依然只是个妾,只是一个名号好听些的妾,身为妾室该怎么做,如果您不懂,或许民女可以做一回给您看。”

    她退了一步,然后轻轻的弯下身子,跪在地上,额头轻碰着地,做出无比标准的磕拜姿势,那是一个小妾面对正室的卑微。

    而后她缓缓站起身,也不抹去额头上沾染的灰尘,直言问道:“皇上,让民女这样卑微的对另外一个女人屈膝叩首,就是您对我最大的了吗?”

    厉穆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瞪大眼瞅着她。

    “妾对正室执礼,理所当然,民女跪在地上的时候,皇上您怎么想呢?如果只是民女跪着,那也就罢了,可是民女的孩子在皇后的孩子面前也得执臣礼,永远因为民女的缘故低人一等,那是民女更不能容许的。”

    “如若您还是坚持要将民女纳入宫中的话,那民女只好把狠话说在前头了,民女这辈子绝对不会为您诞下任何子嗣。”她斩钉截铁地说着,“民女宁可一辈子无子女奉养,也不愿民女的孩子打一出世就因为民女的身分而永远低人一分。”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却也残酷现实,如同晴天霹雳般,直接重击着他的心。

    他知道她说的都是对的,他也因为她的决绝而感到心痛,但最让他痛苦的是,她明知道这是他不曾说出口的手段,却早已经把最坏的结局都给说了出来。

    “好!很好!”厉穆禛也不是没脾气的,看她那水灵灵的大眼满是坚决,他更是气恼。“朕最后再问一次,你进不进宫?”

    “不进。”她也同样果断的回复。

    厉穆禛神色一冷,睨了她一眼,甩袖离去。

    他的自尊终究无法让他卑微地继续恳求,但是他最后的那个眼神,却也很清楚的说明了他不是会这么轻易放弃的人。

    陆厚朴看着他走出了大门,觉得自个儿的眼睛可能也不好使,要不然怎么哪个男人不挑,就挑上了这一个绝不可能妥协的人呢?

    想着,她又觉得肚子饿了,她红着眼眶,小跑步坐回桌,继续吃着早饭,刚刚突然消失的四个人站在不远处偷看,见陆厚朴又吃喝了起来,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小姑娘荣辱不惊,性子倒是沉稳。”这是来自文先生的称赞。

    “看起来不起眼,没想到还是有点脑子的,性子也烈。”宁靖王也认同的赞了声。

    陆紫苏忍不住默了个白眼,“她也就性子耿直这一个优点了。”

    只是枉费了她想办法把老管家支出去,连宅子里的下人都先放了假,要不然就是安排出去干活了,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应付今日找上门来的天子,怎料到了最后,又重新陷入死局。

    莫半夏觉得话都让其它三个人说完了,她点点头附和就行。

    “只是……要是皇上真的有心要把人纳入宫中,只怕还是……”文先生也是头疼。自家夫人和忠君之心之间要取得平衡……果然还是难。

    宁靖王不管那么多,想着总之到时候就让人把这宅子给守严实了,那小子还能够跟他耗着不成?那小子年纪也不小了,总也不能一直拖延着不大婚。

    陆紫苏自然也知道这样不是办法,可是现在他们的确走入了死局,而且谁也无法解开,只能看看月老会如何安排两人的缘分,到底是进宫从此成了怨偶,还是自此相忘于江湖,或者出现另外一种他们料想不到的结局呢?

    现在只能祈求那丫头向来的好运气,也能够在这上头发挥一把了!

    陆紫苏等人还在烦恼接下来该怎么破局时,一场针对着陆厚朴的阴谋也逐渐逼近。

    徐老三等人自离开京城后,想要回盐场准备收拢资金,以换取更多的醉芙蓉,以继续后续的计划。

    可是没想到等他们长途跋涉回到盐场,却发现有人早一步出手,将盐场给收了回去,并且彻查了他们手中的盐牌权力,又牵扯出几桩人命官司,逼得他们不得不匆匆逃跑,最后又折回京城附近躲藏。

    徐老三这些年暗线埋了不少,所以对于盐场被抄这件事情很快也得到了答案。

    在得知了果然是厉穆禛下的手后,早就对他恨得咬牙切齿的恨意更是加深了不少,也想起了那个在宫中格外得青眼的秀女,觉得自个儿有先见之明,特地让人去跟着那秀女,就算真没办法报复在宫中的那些人,到时候报复在那个秀女身上,再把消息传进宫里去,那也是一样的。

    但是宫里的人手本来就不好送进去,要不就是收买不易,他轻易不敢为了这种小事动用宫里头的人。

    三人就在宫外商量着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的时候,宫里头就传出来一个大好消息——厉穆禛居然要微服出巡,而且目的地就在他们早就盯上的那个秀女的家。

    徐老三觉得这可真是天助他也,原来他还想着正主要是一辈子都待在宫里不出来,他们的报复计划肯定要再想其它的法子,现在可好,他们需要在宫里头后续的人马跟上来之前,把计划给实施了,到时候一样可以达到。

    就在厉穆禛一个人进到莫家宅子之后,他们不分日夜的守在那儿,若三天之内不能抓到外出的陆厚朴的话,就得想办法把人给弄出来。

    或许是老天爷也要站在他们那一边,就在他们守到第二天的时候,陆厚朴一个人也没带就出了宅子,徐老三带着张大富紧跟其后,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快速的把人给掳走,放上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马车,急匆匆地离开,回到他们替这对小鸳鸯准备好的殉情之地。

    自然,也要送个消息给厉穆禛,要不怎么把人给拐来呢?

    张大富在外头赶车,徐老三则坐在马车里,看着被绑来的陆厚朴,越想越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是一片大好,忍不住大笑出声。

    悬崖上,陆厚朴双手被绑着,因为被下了迷药,身子使不上力,软软的倒在地上。

    因为脑子还晕沉沉的,只能够大约猜出自己是被人给绑了,而且目的居然是厉穆禛,他们大概以为她的迷药还未退,所以说话也毫不避着她,也因此让她知道了他们接下来的狠毒计谋。

    “啊!皇上又如何!这一壶加了醉芙蓉的酒喝下去,那人肯定还得来要解药,到时候每份解药再弄点醉芙蓉进去,就这样连吃七天,只怕老子让他趴下来当狗爬,他都得乖乖的照做。”

    徐老三他们三人这些日子可以说从天堂又落回了地狱,许多以前的仇家正追杀着他们,而他们手中的现银也花得差不多了,这次的计划,可以说是他们的最后一搏了。

    陆厚朴不知道那人会不会来,就算来了,她也不想要他真的那么做。

    醉芙蓉的事情当初是她抖出来的,后果本来就该由她来承担,再说了,不管怎么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可他是皇上,如果这三人真要用她来要胁他,那她还不如自己早早死了,免得拖累了他。

    她一边想着,一边缓缓挪动还有点发麻的身子往悬崖边靠。

    也多亏了这些人对这附近不熟,匆忙之中只找得到这处在天湖之上的悬崖。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被冷冽的风一吹,思绪瞬间清明了不少,也因此看见了策马而来的那个人。

    她红着眼眶,看着那个那天才被她狠狠拒绝的男人的身是越发清晰,如果不是怕惹来那三人的注意,只怕她早已哽咽出声了。

    她的心湖汹涌翻腾,跟策马而来的厉穆禛意外的相合了。

    就在陆厚朴半昏迷着被送出镇子外头的时候,厉穆禛也收到一个乞丐送过来的一封信。

    厉穆禛和他的手下一看到那封信就知道不寻常,他们可是微服先走的,这人却明显知道他们的行踪,甚至还将信转了一手,由童子转给乞丐,再由乞丐送到他的手中。

    他原本以为不管信里头写了什么,他肯定都有了心理准备,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没想到当他看见那一绺系着他熟悉发带的头发从信里头飘散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手头的力道,将那封信给撕成了两半。

    等他重新冷静下来,把信给看完后,他立即决定要一个人去赴约。

    “皇上!皇上不可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您怎么能独自去见那恶人!不如用手逾命知府或者是县念调集兵马……”

    他一把踢开了那内侍,语气几乎冻结成冰,“传朕旨意,调集兵马,立刻前往此处。”

    内侍还以为自己虽被踹了一脚,但皇上已经改变主意,脸上带着忍耐痛苦的笑意,正想着只要皇上能够安安全全的,就是再被踹上几脚也甘心的时候,就看见皇上脚步不停的冲到马厩去,所有人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皇上策马狂奔。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E书包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向7752188@qq.com发邮件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邮件的48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