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E书包,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eshu.cc

E书包 > 女生同人 > 闺女闹皇宫 > 第10章(2)

第10章(2)

    没有人知道,他在看见了那一绺头发的时候,心里头像是崩坏了一角一般的焦象,也同样不会有人知道,那一瞬间,他脑子里想的是,如她真的出了事,那他执意要把后位给一个他前点兴趣都没有的女人,却把贵妃之位留给她的意义在哪里?

    他那一瞬间无比的后悔,而那一瞬间产生的复杂情绪超过了他过去近二十年来所有的总和。

    直到骑在马背上,看见她还好好的站在那三人的背后时,他那颗悬挂在空中的心才稍稍落了下来。

    等到他停下马,终于看清他们是怎么把陆厚朴绑住的时候,眼神冷得比寒冰还要冻人。

    “你们想要对朕说些什么直说就是了,又何必拿他人做筏子?”他知道现在不能表现出对陆厚朴的关注,否则他们恐怕真的在劫难逃。

    可是他却忘了,如果不是真的对她极度的关心,又怎么会在收到信后,在他们指定的时间里就飞快的策马赶来?

    他的出现,本身就代表了对于她的在意。

    陆厚朴想要往前走,才发现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另一端被绑在一根木桩上,她若站到了悬崖边上,那些人甚至不用靠近她,只要逼着她后退,斩断了绳索,她自然就会从悬崖摔落。

    天湖边上的这个悬崖,又称为清水崖,因为下方是深不可测的天湖,所以这儿也是许多人告诫不可靠近的地方。

    徐老三已经发现陆厚朴醒来了,但他也不在意,看着两人远远的凝望着彼此,冷笑道:“想不到咱们皇上还是个多情种,竟然真的愿意为了一个普通女子,一个人来赴咱们几个的约呀。”

    厉穆禛冷冷一笑,“徐老三,朕倒是想找你,可没想到你竟自投罗网了。”

    徐老三噗哧笑了声,觉得他不过是在最后时刻嘴硬而已,“皇上,你还以为咱们三个真的怕了你?你娘当初就是被咱们送进去的药给弄死的,你说咱们怕不怕?”

    一边的张大富想起这个可以列为自己一辈子说嘴材料的东西,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厉穆禛的眼神更冷,双手也紧握成拳,可他知道,这时候还不能动手,起码得等顺利救下陆厚朴之后再说。

    “所以你们把朕找来是要做什么?”他的语气平淡,像是完全没受到他们挑衅所影响。

    徐老三没想到他倒是挺能忍的,本以为他为了一个女人而不顾安危自己跑来,就想再多刺激他会儿,没想到对他没什么作用。

    “爽快!”徐老三收了笑,一双阴沉的眼望着他,“咱们兄弟前些年的活让让皇上给断了,别的也不多说,就想着让皇上给咱们点银两花花,顺便给个盐矿还是铁矿之类的,免得咱们兄弟缺了银两,遇到一个姑娘就想着卖进青楼换上点银两花花。”

    这是恐吓,也是威胁。

    他其实也不傻,不管盐场或者是铁矿,就算能够再次落在他们的手里又如何?没了人质他们也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肉,现在嘴里答应得好好的,到时候他们么被抓进大牢里也用不着。

    可他还是提了这些条件,自然是知道皇上不会答应,但若退而求其次,换成一杯毒酒,那就不一定了。

    “不可能。”厉穆禛想也没想,果断地拒绝了。

    徐老三脸色一沉,“皇上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咱们兄弟断了生路,如今您却连这一点补偿都不愿给,莫非是想看着这小姑娘去死?这可就不像咱们的情种皇上了。”

    他边说边朝张大富使了个眼色,张大富马上拿起一把长刀,慢慢靠近陆厚朴。

    那刀尖并没有直接碰到人,可是却不断逼着她往后退,直到她一脚已经踩在悬崖边后,张大富才满意的回过头。

    厉穆禛的心随着她的每一步而颤动,就在她一脚踩在悬崖边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出声喊道:“住手!”

    徐老三张狂的看着他,知道他终究还是在意的,又让庞书生从边上拿来了两坛子的酒,“皇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盐场,就算您敢给,我还不敢收,可这银两银票,我还是要的,然后就是您挑一坛酒咱们喝了,就当给我们兄弟三人赔罪,我……”

    “不能喝!”陆厚朴大喊着打断了徐老三的话,“那酒里放了醉芙蓉,喝不得,他的目的是想要……”

    “闭嘴!臭娘儿们!就让你多话。”张大富以为她要把他们的计谋都给说了,一巴掌就往她脸上招呼去,表情狰狞的斥骂道。

    “你们居然敢对朕的人动手?!”厉穆禛一双发寒的眼死死的盯着张大富。

    徐老三知道这女人有办法认醉芙蓉的味道,不过他也早就做了准备。

    “既然被说破了,那咱们也不用多说了。这两坛酒里头,只有一坛放了醉芙蓉,您就挑一坛喝,要是您喝的那个是没放醉芙蓉的,就算老天让我的算计不过关,如果喝到,那也别怪咱们。”

    徐老三阴冷的笑着,不顾张大富着急的神情,他还以为自己大哥傻了,要靠这个来决定三人的生死。

    厉穆禛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着被打后又摇晃着身躯重新站起来的陆厚朴。

    如果可以,他一定马上就把这三人都杀了,可是现在他只能心疼的看着她,就怕她身上的绳索被砍断摔下悬崖。

    徐老三知道不能等那女人清醒,急忙催促道:“皇上,二选一,要不第三个选择,就是把这小姑娘直接推下悬崖,让她尝尝这湖水的滋味。”

    刚刚那一巴掌让陆厚朴的脑袋还有些发晕,眼前人好似都在摇晃,还有重影,可即使如此,她仍然不断低喃着,“不能喝……不能……”

    “快!快选其中一坛子喝了!”徐老三着急地大喊,“大富,我数到三,若皇上再不喝,就送咱们的姑娘一个痛快。”

    张大富再次举起刀,刀锋直直的对进了那条绳索所在,只要一斩断,站在悬崖边上的陆厚朴肯定没两下就会因为晕眩站不住,又没有绳索拉着,直接摔了下去。

    “我喝!”不用徐老三数,厉穆禛直接拿了其中一坛,拍开了坛口,就要把酒灌进嘴里。

    “不能喝!”陆厚朴稍微稳住了身子,发出一声大喝。

    “快点!大富,让她闭嘴!”徐老三总觉得有股不安不断地蔓延,益发显得心急。

    “厉穆禛,你要是喝了,我就自己跳下去!”陆厚朴大喊着,原以为绑得牢牢的绳索早就被她挣脱,她正站在悬廛边,狂风将她的裙摆吹得无比飘逸。

    她双手大张,眼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英雄,可是她知道比起她的牺牲,他如果真的成了这些人渣的傀儡,那么普天之下哪里还有安宁和乐可言。

    “杀了她!”徐老三被这样的变故给激得红了眼,连忙下令道。

    只差一点,他们就能掌控天下,他绝对不允许这个贱人坏了他的好事!

    陆厚朴又往后退了一步,知道如果不是她拖着他的话,他也不会被这几个混帐给控制住,她朝他微微一笑,大声问道:“厉穆禛,如果有下辈子,你愿不愿意只有我一个人?”

    她的声音还未落下,身子一歪,脚一悬空,整个人就坠落下去。

    这是她最后的心愿,也是她认识他之后最深的渴望。

    如果有来生,她希望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如果有来生,她希望他们能像一般人那样相遇相识相爱相守,一辈子只有彼此,这样就不必如此纠结,一颗心在爱与不爱之间撕扯疼痛。

    她微笑的看着空中,本以为自己这短暂的生命也算死得有价值,应该可以看到她爹说的一辈子的人生走马灯,突地,她瞪大了双眼。

    就在她要摔落悬崖的瞬间,厉穆禛再也管不了其它,手一甩,手中的酒坛掉在地,他甚至看不见张大富拿着刀拦在他身前,他用最快的速度往前跑,忘记了自己是个天子,忘记了天下重任。

    在双脚踏空的瞬间,在重新看见她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终于放心的笑了。

    从高空中坠落的时间很短,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厉穆禛的人影在陆厚朴的眼中不断的放太,然后他在空中拉住了她的身子,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对两人而言,此时的紧紧相拥就算只有一瞬间,也像是永恒。

    在两人即将重重的摔入水中时,她听见他急促却又温柔的承诺——

    “若我们能够活下来,那就等于是下辈子了,下辈子,我愿意只有你个人,即使舍了天下,也只要你一个。”这是他刚刚奋不顾身一跃而下的决断。

    如果连老天都阻止不了他们这一段被月老紧紧缠住的缘分,即使接下来他们遇到再多的困难,又有何畏惧?

    两人坠落湖面,溅起大片水花,两副身躯不断往下沉。

    水面下,他始终抱着她。

    或许,这也是另外一种的同生共死。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E书包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向7752188@qq.com发邮件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邮件的48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