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E书包,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eshu.cc

E书包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五好青年(灭宋) > 第一八七章 后宫

第一八七章 后宫

    祸乱京城的杨丰就这样完成了他的谢幕……

    都跳黄河了!

    还能要人家怎么着?

    那黄河水那么深那么急那么黄,跳下去直接就没影了,几万人就在岸边看着他跳了的……

    当然,一刻钟后一个人在下游爬上船就没什么人看到了。

    总之杨丰已经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以他的自杀为这场开封之变画上了最后的句号,这一页从此彻底揭过,至于他那个十二岁的妻子,临死前已经托付了燕国公照顾,所以燕国公紧接着上奏。官家得知这个消息也很唏嘘,然后下旨给杨驸马赠节度使,着沿岸打捞其死尸安葬,洵德帝姬已经下嫁于他,就继续为他守节吧!

    既然如此燕国公就只能遵旨了。

    驶过三山浮桥的船队浩浩荡荡继续向前,一路黄河大漂流最终在十月底到达长芦。

    长芦镇。

    在这里王跃和沧州的官员划定了分界线。

    当然是他想怎么划就怎么划了,可怜这里还是个通判代理着,至于原本的知府……

    刚被他给活剐了还没满一个月呢!

    可怜的通判被他眼睛一瞪都快尿裤子了,这种时候哪敢跟他研究什么双方边界的细节问题,最终就以长芦镇为界,长芦镇向东到浮阳河口为分界线,向北包括浮阳河都属于王跃的地盘。

    然后王跃继续向前。

    但紧接着他就面临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因为他对大宋朝的府州划界了解不多,并不知道这时候沧州向北的黄河沿岸属于清州。

    过了长芦镇基本上就是清州界了。

    好在这个也简单,紧接着他进入清州的同一,一股土匪突然出现在了清州城下,于是正好赶上的燕国公大军出动,转眼间剿灭了这伙土匪,然后在懵逼中的清州官员们迎接下,燕国公登岸进入清州。本着对清州人民负责的态度,为避免再有土匪袭击这座和平安宁的城市,常胜军留下了两个旅协防清州。

    什么,这不合规矩?

    燕山府路的军队无权在没有枢密院命令的情况下驻扎河北东路?

    当晚上知州就在自己的州衙,遭到土匪的袭击,不但损失大量财物,而且连知州的一个妾都被掳走。

    然后第二知州就哭着喊着要求驻军了。

    最终燕国公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然后常胜军两个步兵旅驻清州,常胜军大将史进被任命为这支驻军的统制,顺便管理刚刚划过来的沧州北部,其实核心除了长芦镇之外也就是一个乾符寨,把知寨叫到清州后,随便从船舱搬了一箱子金钱也就解决了接收问题。

    然后王跃继续向前。

    最终船队到达三岔河口。

    “在这里建立一座城,你带着一个旅驻扎。”

    王跃看着眼前初冬季节一片芦苇的白花兴致勃勃地道。

    “此处倒是好去处,着实不比梁山泊差,不过叫什么名字?”

    阮七同样兴致勃勃地道。

    很显然他也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真的很像他的老家,放眼望去全是芦苇和浅水沼泽,野鸭成群结队飞过,水里各种鱼类跳跃,在这种地方打鱼,那真得就是乐园一样。

    “津!”

    王跃大手一挥道。

    “这名字是何意?”

    阮七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好听,你留下来筑津城。”

    王跃道。

    就这样王跃的津城确定。

    实际上宋朝在这里有好几个军寨,从这里向东三女寨,双港寨,泥沽寨,最后一个大致上就是葛沽,南边还有南河寨,对面黄河西岸还有佛圣涡寨,当城寨,以及再向南夹着黄河的独流东西寨,那俩就已经快到静海了,不过这时候静海的位置反而还是荒滩。

    这些寨子统统吞并!

    管他属于谁,现在统统属于新任津统制阮七。

    然后把各寨的知寨叫来,一人搬一箱子金钱,他们也就迅速完成对燕国公的效忠了,接下来他们会带着各寨的军民前来,帮助阮统制修筑津城,不过以后他们的军饷,肯定也是燕国公发。

    这才是最关键的。

    燕国公有钱,看看他这一船船的黄金白银就知道,以后这个军饷什么的是不会再缺了。

    至于身份问题……

    难道燕国公不是大宋的官员们?

    人家还是驸马呢!

    然后燕国公在津登岸。

    再向前只能进潞河,但这时候是初冬,虽然没有封冻,潞河的水深也走不了大船了,只能换船分批将运来的物资运输到燕山城,实际上这些船只都在后面绵延于黄河上,从清州一直绵延到独流两寨。过独流两寨到达津的只是王跃率领的前锋,也就是那些运输黄金白银铜钱的大船,运输粮食和其他货物的都止于独流两寨。

    原因很简单……

    “啊!”

    女人的尖叫骤然传来。

    王跃急忙转头,然后就看见赵元奴和洵德帝姬,正站在不远处的河岸边,对着东边的河面发出尖叫。

    而且还朝他招手呢!

    很明显看到了什么令她们激动的景象。

    “离那地方远一点,容易被卷进去!”

    王跃无语地喊道。

    然后赵元奴愕然回头看着他,紧接着她们不远处的河面上,浪涛推着倒卷回的黄河水,恍如万马奔腾般汹涌而来,在洵德帝姬的尖叫声中,赵元奴回过头紧接着吓得拉着萝莉就跑,她们后面汹涌的潮水瞬间横扫而过,在岸边撞击出浊浪排空,一下子浇落在她俩头顶。

    整个河岸边所有人全都吓得一片混乱,尤其是那些船工更是拼命撑船向旁边的港汊冲去……

    好吧,涨潮了。

    那些船停留南边的原因就是,尽管这里距离河口一百多里,但潮水依然轻易推到。

    海河或者现在黄河,潮水最远能顶到现代的杨村,杨柳青,杨芬港,这就是海河的潮不过三杨。

    河海冲撞的壮观场景让阮七都惊呆了,他和手下那些水贼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汹涌的潮水,浪涛扫荡中所有船只全都在剧烈起伏着……

    “那个,这种事情每都会发生,不过持续也就两三个时辰,但涨潮完了还得退潮,那个时候水流也很快,还有,涨潮推过来的是海水,所以你们的饮水问题也需要注意一下。另外这个只是普通的涨潮,每涨潮强弱不同,初一和十五是最强的,有时候还会有超强的大潮,总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里与梁山泊那种内陆湖泊是不一样的!

    不过适应了就好了。

    至少这里的鱼比梁山泊更大更多。”

    王跃拍了拍他肩膀道。

    的确更大更多,梁山泊里有鲸鱼吗?这里涨大潮不定真能把鲸鱼冲过来。

    阮七欲哭无泪地转过头看着他。

    然后王跃很干脆地抛弃了他,径直走向正在一旁惊魂未定的大美女,俩人全身都被浇水了,只不过因为季节关系穿的厚,所以不会暴露什么,但却冻得哆哆嗦嗦,王跃一过去,紧接着两人就哭着扑到了他怀里。

    “好了,就是涨潮而已。”

    王跃拍着赵元奴后背安慰她,

    至于另一个……

    平板在他这里明显无人权。

    然而就在这时候,王跃却感觉自己后背有些发凉,就仿佛是被弓箭瞄准了一样。

    他迅速转回头……

    “那个,我可以解释一下吗?”

    他陪着笑脸道。

    他身后真的有弓箭瞄准啊。

    萧塔不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正一脸杀气地拿着弓箭瞄准他的后背,然后原本趴在他怀里的赵元奴也抬起头,一看萧塔不烟的表情瞬间明白了此时的局面。然后就看见这个与李师师齐名的花魁,脸上表情瞬间切换成了低眉顺眼,以最快速度离开王跃怀抱,迈着碎步低着头走到了萧塔不烟面前……

    “妾身见过姐姐!”

    她很干脆地跪下道。

    萧塔不烟的弓箭缓缓下移,指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何人?”

    她冷冷道。

    “妾身乃东京一妓,蒙燕国公垂怜,得以侍奉左右。”

    赵元奴低声柔柔弱弱地道。

    “妓女?”

    萧塔不烟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妾身自幼落入乐籍长于勾栏,如今才终得脱离苦海,日后就是姐姐的奴婢,任凭姐姐差遣。”

    赵元奴道。

    “你是他买的,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萧塔不烟冷笑道。

    “姐姐这般如人般,自然是燕公所仰慕。”

    赵元奴陪着笑脸道。

    萧塔不烟冷笑一声,紧接着收起了弓箭,然后昂然走向一艘刚刚被冲到岸上的船,赵元奴悄然回头,用得意的目光看着王跃,王跃默默向她竖起大拇指,很显然这个女人对付萧塔不烟这样的还是绰绰有余。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像她这种纵横欢场杀出来的花魁,要这哄人的本事,那绝对是顶级,不论是哄男人还是哄女人,要打架她的确不够萧塔不烟一刀砍死的,但要这玩人心十个萧塔不烟绑在一起也玩不过她。

    人家是专业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萧塔不烟猛然转回头,然后指着还趴在王跃身上的萝莉……

    “那她又是何人?”

    她面色不善地问道。

    (三更)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E书包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向7752188@qq.com发邮件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邮件的48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