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E书包,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eshu.cc

E书包 > 都市言情 > 陋俗之婚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半夜车夫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半夜车夫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心想凭借着这皱巴巴的东西,到底管不管用。

    刚抬起来了头,再看着黄老头的时候,这老家伙竟然不见了。

    无论喊了多少声,黄老头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可不敢一个人待在这种鬼地方,尤其四周还有坟包的情况下。

    想起来这里死了一村的人,我更加不敢逗留了,抬起来了脚,朝着麻小村附近跑了过去。

    刚跑出麻小村,就看见李棕背着徐婕和刘瘸子过来找我了。

    当看见我还活着跑过来的,刘瘸子双眼微微眯了一下,半响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你怎么这会才下山”徐婕看着我说道。

    刘瘸子没有说话,双眼紧盯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抓了抓后脑勺,尤其是看见刘瘸子的表情,我更不能把情况都跟着他们说了。

    “刚才在山脚下有些累了,等了一下火,竟然睡着了。”我故意装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对着他们说道。

    “张大哥,你也真厉害,这么多人头在燃烧着,你都能睡着。”李棕对着我竖起来了大拇指头,一脸佩服的模样。

    “人困的时候,那能想这么多。”我轻声道。

    “对了,你没有遇见什么人吗”徐婕指着村子里面说道。

    看着徐婕这个模样,我就感觉到还真是古怪,莫非那个老鬼是徐婕想用来杀我的。

    可如若徐婕是鬼的话,她为什么不直接把我给杀了呢,还这么麻烦的。

    我摇了摇头,“刚才下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什么,我是沿着山下往右走的,所以没有经过这个村,一走就走到麻小村旁边了。”

    编制了一个谎言,听着我这个话,刘瘸子露出来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

    随后刘瘸子对着我说了一句走吧。

    我跟在了刘瘸子的身后,双眼紧盯着徐婕的背影,想找个机会,把手中的皱巴巴符纸给放进去。

    想看看徐婕到底是不是真的鬼,虽然黄老头推算的一切都很吻合,但我却感觉少了一些事。

    我们走了一会,走到了之前下三轮车的地方。

    刘瘸子掏出来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我心里面明白,刘瘸子肯定想叫三轮车司机过来接我们回去。

    等着刘瘸子打了好一会,又接着打了过去。

    “怎么了”徐婕看着刘瘸子这样,对着他说道。

    刘瘸子对着徐婕摇了摇头,“还真奇怪了,这三轮车司机不肯接电话。”

    “那怎么办我们不会从这里走回去吧,这可是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啊。”李棕苦着脸说道。

    我们走都可以,但李棕还要背着刘瘸子,这么远的路肯定不愿意了。

    “先走走看吧,总不能在这里等着,万一三轮车司机不来,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睡下去。”徐婕开口道。

    我心想也是,旁边可是麻小村,死了将近五十多户人,要让我再旁边睡觉,我可不敢。

    说走我们就朝着前面走,看着一下时间,也是将近十点多钟了。

    走了半个多小时,李棕受不住了,要让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

    刚坐在了地上,李棕又从地上站起来,左右看了看,“你们有没有听见马蹄的声音。”

    我心想大晚上的,怎么可能有声呢,周边的村庄的人应该早就睡了。

    可静下来听,还真有马蹄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了。

    李棕把刘瘸子放在了地上坐,拿着手电筒朝着身后照了过去。

    我顺着灯光朝着里面看,果不其然还真看见了一辆马车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马的头上还挂着一盏油灯,速度不快,跟着人走路的速度差不了多少。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马车上,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帽子还微微下拉,把脸都遮盖住了。

    这种竹帽子已经很少见了,我曾经看见过一次,还是我在小,我爷爷专门戴着去干活。

    李棕急忙走过去,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毕竟这么晚,还有一辆马车走夜路,这也太古怪了。

    我伸出来了手,抓住了李棕的衣服,“我们继续走吧,这马车古怪。”

    “我背刘先生已经够累了,再背回去,我这腿非断了不可。”李棕把我的手给甩开,走到了马路中间,伸出来了手。

    一下子把马车给拦了下来,对着马车师傅嘿嘿笑了两声,“师傅你路过幼家弯吗,要是顺路带我们一程。”

    幼家弯就是之前我们休息的村子。

    还没有等马车师傅开口说话,刘瘸子朝着马车师傅走了过来,走到了他的旁边,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什么东西,一把塞进去了马车师傅的口袋里面。

    张开了嘴巴,在马车师傅耳边旁边嘀嘀咕咕了两声。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不过等刘瘸子退后了一步之后,马车师傅开口说话了“那你们上车吧。”

    “好嘞谢谢您了。”李棕轻笑了一声道,扶着刘瘸子坐上了马车。

    我心里面猜想,刚才刘瘸子肯定把钱塞进去马车师傅的口袋里面了,要不然这家伙也不会理会我们。

    徐婕对着我点了点头,让我坐上去。

    我轻嗯了一声,直接坐在了马车上面。

    这马车还挺宽的,后面还有一样东西,只不过被黑布给遮盖住了,无法看见后面的东西。

    看着马车,我还觉得有些古老,现在用马车的人也很少了。

    随着马车师傅一声驾,鞭子甩在了马的背上,马开始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一路上谁也没有过多说话,不过我看着后面,就感觉有些古怪。

    这后面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一样,很不舒服,总感觉后背凉嗖嗖的,有人在对着我吹着冷气,耳朵有些痒。

    我抬起来了手,抓了抓耳朵,双眼时不时的朝着身后看了几眼。

    可被黑布盖得太过于严实了,我抬起来了手,想把把黑布给掀开。

    刚碰了一下黑布,啪的一声,一条绳子就拍打在了我的手上。

    “不想被我赶下车的话,就老实一些。”中年男人扭头过来,双眼狠狠盯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心想凭借着这皱巴巴的东西,到底管不管用。

    刚抬起来了头,再看着黄老头的时候,这老家伙竟然不见了。

    无论喊了多少声,黄老头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可不敢一个人待在这种鬼地方,尤其四周还有坟包的情况下。

    想起来这里死了一村的人,我更加不敢逗留了,抬起来了脚,朝着麻小村附近跑了过去。

    刚跑出麻小村,就看见李棕背着徐婕和刘瘸子过来找我了。

    当看见我还活着跑过来的,刘瘸子双眼微微眯了一下,半响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你怎么这会才下山”徐婕看着我说道。

    刘瘸子没有说话,双眼紧盯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抓了抓后脑勺,尤其是看见刘瘸子的表情,我更不能把情况都跟着他们说了。

    “刚才在山脚下有些累了,等了一下火,竟然睡着了。”我故意装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对着他们说道。

    “张大哥,你也真厉害,这么多人头在燃烧着,你都能睡着。”李棕对着我竖起来了大拇指头,一脸佩服的模样。

    “人困的时候,那能想这么多。”我轻声道。

    “对了,你没有遇见什么人吗”徐婕指着村子里面说道。

    看着徐婕这个模样,我就感觉到还真是古怪,莫非那个老鬼是徐婕想用来杀我的。

    可如若徐婕是鬼的话,她为什么不直接把我给杀了呢,还这么麻烦的。

    我摇了摇头,“刚才下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什么,我是沿着山下往右走的,所以没有经过这个村,一走就走到麻小村旁边了。”

    编制了一个谎言,听着我这个话,刘瘸子露出来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

    随后刘瘸子对着我说了一句走吧。

    我跟在了刘瘸子的身后,双眼紧盯着徐婕的背影,想找个机会,把手中的皱巴巴符纸给放进去。

    想看看徐婕到底是不是真的鬼,虽然黄老头推算的一切都很吻合,但我却感觉少了一些事。

    我们走了一会,走到了之前下三轮车的地方。

    刘瘸子掏出来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我心里面明白,刘瘸子肯定想叫三轮车司机过来接我们回去。

    等着刘瘸子打了好一会,又接着打了过去。

    “怎么了”徐婕看着刘瘸子这样,对着他说道。

    刘瘸子对着徐婕摇了摇头,“还真奇怪了,这三轮车司机不肯接电话。”

    “那怎么办我们不会从这里走回去吧,这可是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啊。”李棕苦着脸说道。

    我们走都可以,但李棕还要背着刘瘸子,这么远的路肯定不愿意了。

    “先走走看吧,总不能在这里等着,万一三轮车司机不来,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睡下去。”徐婕开口道。

    我心想也是,旁边可是麻小村,死了将近五十多户人,要让我再旁边睡觉,我可不敢。

    说走我们就朝着前面走,看着一下时间,也是将近十点多钟了。

    走了半个多小时,李棕受不住了,要让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

    刚坐在了地上,李棕又从地上站起来,左右看了看,“你们有没有听见马蹄的声音。”

    我心想大晚上的,怎么可能有声呢,周边的村庄的人应该早就睡了。

    可静下来听,还真有马蹄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了。

    李棕把刘瘸子放在了地上坐,拿着手电筒朝着身后照了过去。

    我顺着灯光朝着里面看,果不其然还真看见了一辆马车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马的头上还挂着一盏油灯,速度不快,跟着人走路的速度差不了多少。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马车上,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帽子还微微下拉,把脸都遮盖住了。

    这种竹帽子已经很少见了,我曾经看见过一次,还是我在小,我爷爷专门戴着去干活。

    李棕急忙走过去,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毕竟这么晚,还有一辆马车走夜路,这也太古怪了。

    我伸出来了手,抓住了李棕的衣服,“我们继续走吧,这马车古怪。”

    “我背刘先生已经够累了,再背回去,我这腿非断了不可。”李棕把我的手给甩开,走到了马路中间,伸出来了手。

    一下子把马车给拦了下来,对着马车师傅嘿嘿笑了两声,“师傅你路过幼家弯吗,要是顺路带我们一程。”

    幼家弯就是之前我们休息的村子。

    还没有等马车师傅开口说话,刘瘸子朝着马车师傅走了过来,走到了他的旁边,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什么东西,一把塞进去了马车师傅的口袋里面。

    张开了嘴巴,在马车师傅耳边旁边嘀嘀咕咕了两声。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不过等刘瘸子退后了一步之后,马车师傅开口说话了“那你们上车吧。”

    “好嘞谢谢您了。”李棕轻笑了一声道,扶着刘瘸子坐上了马车。

    我心里面猜想,刚才刘瘸子肯定把钱塞进去马车师傅的口袋里面了,要不然这家伙也不会理会我们。

    徐婕对着我点了点头,让我坐上去。

    我轻嗯了一声,直接坐在了马车上面。

    这马车还挺宽的,后面还有一样东西,只不过被黑布给遮盖住了,无法看见后面的东西。

    看着马车,我还觉得有些古老,现在用马车的人也很少了。

    随着马车师傅一声驾,鞭子甩在了马的背上,马开始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一路上谁也没有过多说话,不过我看着后面,就感觉有些古怪。

    这后面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一样,很不舒服,总感觉后背凉嗖嗖的,有人在对着我吹着冷气,耳朵有些痒。

    我抬起来了手,抓了抓耳朵,双眼时不时的朝着身后看了几眼。

    可被黑布盖得太过于严实了,我抬起来了手,想把把黑布给掀开。

    刚碰了一下黑布,啪的一声,一条绳子就拍打在了我的手上。

    “不想被我赶下车的话,就老实一些。”中年男人扭头过来,双眼狠狠盯在了我的身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E书包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向7752188@qq.com发邮件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邮件的48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